中文国内域名:中国注册策划师.中国 中国策划研究院.中国  通用网址:中国策划研究院
用户名
密 码
   
返回首页| 总院概况| 培训认证| 地产策划| 城市顾问| 影视广告| 网站建设|
品牌战略| 各地分院| 大型活动| 景观创意| 周易风水| 公关礼仪| 平面设计|
营销策划| 商业新闻| 企业领袖| 创业互动| 数码科技| 财经风云| 时尚格调|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
1  第十三届创意策划年会
2  何去何从•
3  共展望转型目标,论今
4  2016-2020中
5  2016第二届中国(
6  一杯咖啡成就一场策划
7  启动“智慧新农人”培
8  关于参与“中国策划研
9  2016中国智慧农业
10  第四届中国创意策划节
11  城乡统筹杂志、中国策
12  一场农业与互联网的美
热门文章 点击
 富华通公司购买中国策 9214
 博客SEO的八个原则 8835
 第二届安徽策划年会公 8396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领 8066
 大型活动传播如何制胜 7989
 中策院第二次分院院长 7658
 希阳光电公司委托中国 7291
 2007年环海南岛国 7237
 中国注册策划师培训班 6896
 第六届制博会在沈阳国 6702
 阿里巴巴掀认购潮 预 6663
  营销服务
马云:下半场如何布局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第一赢销网 发布时间:2015-2-13 阅读:1926次 【字体:

  2014年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进军美股的大年,成就了一个又一个造富神话。而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马云,因为阿里的IPO,令他盖过李嘉诚,成为年度亚洲新首富。在接近年底各种盘点纷纷出炉的时候,福布斯中文网也对马云进行了采访。中国人在取得阶段性成功之后,往往会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马云和阿里也不例外。
  阿里巴巴上市那天,2014年9月19日,马云和他的小伙伴们,成了纽约市的主角。纽交所从里到外披挂着阿里的标识,一个叫Jack Ma(马云的英文名)的名字在报纸网站传播,这位瘦小中国人,占据了美国各大电视网,也被纽约街头一些卖热狗的黑人嘴里念叨。
  这是马云创业和人生的一个顶点。
  其实回顾一下2014年,阿里巴巴是以紧张和焦虑开始的。
  微信红包的刺激
  由于微信的迅猛发展,2013年下半年用户加速向移动互联网迁移,“格局变化非常快, BAT格局演变成比较混乱状态。原来阿里认识到的未来3到5年都有比较清晰状态,现在又不清晰了。”一位阿里的高层告诉我。这种“不清晰”逐步演变成一种不安全感,直到马云年底在内部明确表达出他的危机感。进入2014年,腾讯的一群产品经理,把红包产品嵌入春节这个13亿人口的节日,不动声色地改变了许多人发红包过年的方式,创造了一个以微信为中心的巨大支付场景,持续整个春节,红包到处在飞,足以令双十一单日的购物狂欢失色。一些传言称微信支付的用户已经超过1亿,轻松击败支付宝手机钱包。尽管马化腾发微信否认了“一天绑定一亿银行账户”,但正是人人参与发红包场景,一度令阿里有些心慌。“人们谈起阿里,好像我们要死了似的!”马云调侃说。
  阿里的管理团队2014年春节提前三天回来上班,但仅过了两个星期阿里就调整回来了。马云说:“其实腾讯内部也可以感觉出来,微信不是万能的,阿里也没有那么烂。”经过复盘,阿里坚定了自己四五年前制定的技术与产品策略,云计算与大数据。阿里下半年围绕移动互联网展开了一系列收购,尤其是全资收购最流行的智能手机网页浏览器UC优视,帮助阿里在2014年第三季来自移动端的GMV(商品交易额)占有率达到了35.8%,移动端月活人数增长了138.5%。与此同时,从阿里分离出来的蚂蚁小微,对阿里的财务贡献也日益明显。根据协议,蚂蚁金融要将其毛利的37.5%以技术服务和版权费的方式,支付给阿里。尽管阿里认为蚂蚁金融的财务贡献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是在第三季度这一贡献达到了4.3亿元,占阿里毛利近10%,比去年同期增长110%。这一系列数据强有力地支撑了投资者对阿里的估值。
  阿里做加法,腾讯做减法。如果说阿里与腾讯在下一盘棋,阿里更擅长攻城掠地、中盘绞杀、局部的手筋甚至打劫,而腾讯更注重取势和腾挪,甚至会弃子,但可能不知不觉中蚕食了对手。腾讯在微信和QQ两大应用方面已经累积起厚势,选择放弃电商和搜索,转而投资京东和搜狗,到其他领域布子。在2014年,腾讯的策略变得清晰,即利用其在移动与社交领域的绝对优势,更加沉向底层,成为尽可能连接一切的移动操作系统,连接人与人,人与物,人与服务,即IOT技术(物联网)与O2O(online to offline)。在游戏增长放缓的同时,腾讯还向娱乐、支付与金融领域开拓。
  微信短期难言威胁,长期挑战存在
  这样一种态势,让阿里在上市前暂时松了一口气,阿里不怵抢先一步上市、仍在亏损的京东。马云似乎为自己没有遇到真正的挑战而感到庆幸,“我觉得微信是一把好牌,但是打烂了。这跟打牌是一样的,你手里的好牌,不能对方出个4你就砸上去,你一定要打击到对方要害部位。”
  马云的老友,UT斯达康创始人、中泽嘉盟投资基金董事长吴鹰对阿里的前景依然乐观,认为阿里有可能成为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中国经济的“互联网化”仍有巨大的空间,而且在规模上会超过美国,这是中国的一次“空前的机会”。对于阿里来说,就是继续站立中国经济互联网化的潮头。但是,这下一个15年的玩法,可能与前15年完全不同。
  围绕移动的布局,对于阿里来说仍然是最重要的一环,而且移动端的电商玩法,与PC端有很大不同。吴鹰认为,马云现在只是“不怎么怕”微信了,但微信对阿里的挑战将长久存在。“微信是相当于先把手里别人看得懂的牌先打掉,即必赢的牌先打出来,还有把它不专长的东西打掉,譬如在电子商务方面没那么强,就扔给京东。”但在支付方面,微信与支付宝谁笑到最后还很难说。吴鹰认为,微信的支付其实比支付宝更加方便。微信的粘性、活跃程度、以及似乎无所不连的能力,其实是阿里现在移动互联网所欠缺的。“移动互联网核心是什么?就是活跃度。微信可以搞出月活,日活,小时活。马云说微信牌没打好,显然这话说的太早,还没到最后亮牌的时候。”
  技术:马云的局限性?
  在阿里未来的发展方向上,技术与产品的选择往往具有战略性的意义,而互联网公司是否需要懂技术的创始人,在学外语和当老师出身的马云身上产生了颠覆性的效应。最早投资阿里巴巴的软银中国投资主管合伙人薛村禾认为,互联网公司其实需要的技术相对有限,当初投马云就是投团队。但吴鹰认为,尽管马云是互联网最成功的创业者,“技术是马云的局限性。他并不避讳这一点。他只是对技术可能带来的商业机会非常敏锐。”贝尔实验室背景的吴鹰,认为在团队中如果没有技术很强的合伙人,马云是无法准确判断一些技术的。当初要把阿里云OS改成手机OS据媒体报道,正是谷歌迫使宏碁放弃了与阿里合作云智能手机。
  但阿里的基因是并非是一家技术公司。马云坚持认为,正是因为阿里不去拓展技术边界,而是寻找现成的技术拓展商业边界,才取得了今天的成功。“谷歌是有了技术去找方向的,当然给它找对了,而我们是有了方向去找技术的。这是公的与母的问题。你说公的好,还是母的好?” 马云对待技术采取了“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态度,“忽悠我们懂技术的人多了,但是我们知道,这个人的心,这个人的思想,是不是我们想要的未来,是不是拓展商业边界帮助小企业成长,然后再听他讲出来的道理。” 商业与竞争的需求,反而倒逼阿里开发出目前世界上最好的电商技术,如相关的云计算技术、大数据技术。马云称其目前拥有每秒钟处理3万件交易的能力,系统每天能防住100亿次攻击的能力,这些技术可能在世界上“都找不到第二个”。彭蕾透露,除了阿里巴巴在处理瞬间巨量交易单数方面无可匹敌之外,因为用户量大、交易笔数多、而且市场和技术环境复杂,蚂蚁金融的安全技术也会是世界上最好的。
创业文化面临挑战
  即使阿里精心设计了以合伙人制度为基础的公司治理结构,但上市后阿里已经成为一头大象,其团队的文化仍然会受到一系列的挑战。吴鹰认为,后来的人如何融入创始18罗汉;阿里需要不断地再去吸收新鲜的血液,容纳新人;“公司大了之后,内部的官僚和政治一定会有,你再痛恨这些,也一定是个挑战。”吴鹰认为到目前为止,阿里团队的文化保持得还不错,“在18个人的创始团队中马云讲话并非不允许别人挑战,内部还是可以提不同意见。”其实马云与彭蕾都谈及他们因为工作与对方吵过架。媒体的密集宣传,给人一种印象马云好象在被神化,一些创业者因为受到马云的几句点拨,而称自己被马云“开光”。但在阿里内部多数员工看来,马云还和以前一样。“好在他还没有冲昏头脑。”吴鹰说。
  阿里的创业文化如何保持?创新能力如可持续?马云承认,阿里与谷歌有距离,因为谷歌上市这么多年之后,它依旧保持着创新能力,“我们只是今天还算创新,我们上市七八年之后,还像今天一样,才叫水平。”过去两年时间,许多阿里人沉浸于上市的憧憬,如今上市大获成功,阿里造就了一批百万、千万、亿元富翁,这些人的平均年龄也就 30岁左右。彭蕾认为,一部分人套现离去将不可避免,接下来,如何让那些失去斗志的人离开,以及如何继续激励骨干员工,尤其是新入职90后一代,将是很大考验。但马云似乎对此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自信。
  “我觉得我们阿里的员工,绝大部分,效率在中国是最上乘的。大家说搜索引擎百度好,也有人说社交产品那个腾讯挺好,但是管管机制文化什么的,我们觉得我们还是有点自信的。其他我不跟你拼,这个我可以跟拼拼,这是大家看得到的。这是我们这么多年来打拼下来的。”
  最大挑战来自政府
  许多阿里长期的观察者认为,阿里最大的挑战可能来自政府。以阿里目前的体量,它提供的是一种“基础设施级的”商业服务,进入任何一个领域、任何一个区域,对当地来说都是有战略意义。阿里要变成一个全球性的公司,电商的快速、海量、长尾化、个性化,包括跨境电子商务,如何与现有的工业时代建立起来的以国家为基础的全球贸易体系合拍,阿里将与亚马逊等电商巨头都会面临的下一个挑战。
如果说腾讯已经把最好打的赢张先打出去的话,阿里面临同样问题。过去15年,阿里以互联网加免费服务,最有效率地收获了中国的人口红利,实现了平台价值。就电商本身而言,阿里过去15年完成了前台的工作,阿里的市场和营销功不可没,而电商发展的未来,将更多转向后台的支持能力,尤其是高效供应链的运营,其难度可能更大。阿里的双十一,一天成交571亿元,已经把市场和营销做到了极致,但这数据背后,可能是用户迟迟收不到货、退货率攀升,影响了用户体验。阿里正在通过大数据技术为2015年双十一优化供应链做准备。COO张勇表示:
  “我们过去6年是帮助我们商家通过这一天卖了多少货,这是在网上卖货。(将来)我们帮助商家进行基于大数据基础上的更科学的备货,备多少货,最后保证一个合适的售罄率。这是供应链组织方式上一个深刻的变革。”
  无论是医疗健康、金融服务、还是文化娱乐,都是政府监管的领域。阿里最早的投资人薛村禾认为,“政府会不会找他麻烦,暂时不会,长远难说。”阿里和马云正在与政府打更深的交道,与国企结盟,而不仅仅是“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阿里的下一步发展,取决于政府在许多领域是否推动改革,以及推动的步调。阿里要建立起一个生态系统,增长变得更加柔性,避免一家公司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太外露。在这样一个复杂系统中,马云的能量更重要是体现寻求合力的智慧。
  在薛村禾看来,投阿里就是投马云及其团队。过去的15年,他从来没有动摇过对马云及其团队的信心。“其实在2003年,我们已经看到马云所领导的是一个国际级的团队。2006年的时候我就公开提出,但那时没有人同意。现在再也不会有人质疑我这一点了。”凭着这样的执着,薛村禾领导的软银中国的投资获得了超过1000倍的回报。他认为阿里过去的成功,是发动人们建立“我们的共同利益体,这样你很难把它摧毁。”阿里在过去15年能持续地把经济中低效的环节,都以电商的方式解决,阿里今后的发展更加依赖大数据和云技术,而目前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也都在用这样的方式打造生态系统,雷军在接受《福布斯》亚洲版的专访时,已经提出基于小米硬件及用户服务所获得的数据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过了阿里。薛村禾认为,“由于阿里已经做得相对优化了,别人想做得更优化,这要看你的交易成本是不是更低了。你只有把它的优化系统摧毁掉,你才有机会。”
 
 

关闭窗口